您的足迹:首页 > 万博活动 >第399章 谁在聒噪就送谁去给上帝作伴

第399章 谁在聒噪就送谁去给上帝作伴

“滚!该怎么办就怎么办,反正不能过去!”

莫浅浅站在路边,一面伸长了脖子往前面看看,有没有出租车,一面怕怕地扭脸去看陈默天有没有追过来。

汗了,他是没有追,可是他却惬意地迈着他的帝王步子,正一步步慢悠悠地向她这边靠拢。

出租车啊啊啊啊,你快点来一辆啊!真是要命死了!

莫浅浅急得像是尿急一样,身子都在扭,可是偏偏就看不到一辆出租车。

莫浅浅在听到身后某种粗劣的呼吸声时,她狠狠骂了一句上帝。完蛋了,那个鬼魅一样的家伙,到了身边了。

“哟,你真是人品差啊,连个出租车都等不来。啧啧啧,这里可是郊区,没有公交车,你可怎么回去啊?要走的话,起码要走个一两个小时才能够到繁华地带吧。”

陈默天似笑非笑地说着,莫浅浅就头皮发麻地听着他的话,心一点点皱成团团。

呜呜呜,真的要用腿来走的吗?一两个小时……想想就觉得灰心丧气哦。

跺跺脚,“你真讨厌!干嘛总是跟着我乱讲话!你要么就不要跟着我,要么就闭上嘴巴!”

莫浅浅吸吸鼻涕,狠狠瞪了几眼陈默天。

亏他还笑得出来,还笑得那么倾国倾城,还笑得那么志得意满!靠了!想杀人!

莫浅浅越想越觉得委屈,瘪了嘴巴,也不知道为什么,抡起来小拳头,罩着陈默天的胸膛就咚咚咚地打去。“都怨你,都怨你,所有一切都怨你!烦死你了!我真恨你!真烦你!”

陈默天任由她乱打着她,也不阻拦,只是,沉沉地笑着,宠爱地看着她抓狂。然后,轻轻圈过去胳膊,将她圈在怀里,低头,给她狠狠一吻。

“嗬……”莫浅浅被他这个暧昧的动作吓得狠狠一吸气,也忘了打人家了,缩着身子就想逃开他。

可是陈默天搂得她很紧,她逃不开一丝。

于是,她只能皱着小脸,忍受着。莫浅浅抖着身子,全身的神经都紧张了起来,咬着嘴唇,差点就吟出声来。

小爪子无措地抓着陈默天的上好羊毛大衣。

仿佛丝绸,低沉而绵软的话,吐到莫浅浅的耳边,“好了,我的小心肝,我送你回去。”

然后,陈默天略一弯腰,将莫浅浅打横抱起,最最完美的公主抱,将迷迷糊糊有些沉迷的莫浅浅给拢进了他的怀里。

“啊……你……你放下我啊……让人看到多丢脸啊……”莫浅浅赶紧扯过去陈默天的大衣,盖住她的脸。

陈默天就觉得胸口上有一份热气在缭绕,那是莫浅浅呼出来的热气,便好脾气地笑起来,“呵呵,丢脸什么啊,你又没有光着身子。”

“你乱讲什么啊,真是的!没正形!”莫浅浅闷闷地发声,作势扭了陈默天一下。

靠了,胸膛肌肉真硬,扭他一下,等于她吃亏,手都疼了。

陈默天旁若无人地抱着小女人,一直到了他的车前,将莫浅浅安放在副驾驶,莫浅浅那才敢睁开眼睛,四下看看。

她主要就是看看,有没有人发现刚才那一幕。哦,有钱人吃饭的地方就是好,很郊区,人很少,现在周边竟然看不到一个人影。

她哪里知道……那边酒店门口堵着十几个人。

“咦?为什么不让我们出去啊?我们吃完饭了,也交完钱了,为什么不可以出去?”

“是啊,为什么不让走?我们还有急事呢!”

几个正虎堂的小子置若罔闻,吊儿郎当地吸着烟,喷着烟圈,将怀里的枪无所谓地掏出来,晃了晃。

“谁在聒噪就送谁去给上帝作伴!”一个小子干脆利索地吼道。换来周边一群吸冷气声,然后,寂静了。

“哼,我们少主子发了话了,这半个小时内不许走出去一个人,妨碍了我们少主子的大事,你们死几回都不够赔的。消停会儿吧,那边坐着去,再闹小爷就先烦了!”

一群客人无语之,低着脑袋乖乖地去那边坐着去了。

这里面,当然,就有和莫轻扬、莫浅浅一起吃饭的那些人。

莫浅浅坐在车上,那才赶紧地整理下头发,整理下乱了的衣服,然后咳嗽一声,故作很冷静地说:“谢谢你,请把我送回学校。”

等了一下,没有等到陈默天的回答,她那才惊讶地转头去看,就发现,陈默天坐在驾驶座上正定定地看着她。当然,眉眼里全都是笑意。那副眼光……仿佛她是光着身子,什么都没穿似的!

莫浅浅马上就慌了,有点结巴,“喂、喂,你看我干什么啊?咳咳!”

“你脸上有一个米粒。”

“啊?哪里?”

莫浅浅赶紧去扒拉镜子,这一刻,就觉得一股热气袭来,她躲闪不及,就被某人扑住了。

“我给你吃了去吧。”

某个家伙不要脸地低笑着,用嘴直接封住了莫浅浅的唇。

“唔唔唔……”莫浅浅腾空的小胳膊在无措地抖着。

她想说:你不是说我的脸上有米粒吗,那你干嘛亲我的嘴,应该亲脸啊!

他好像饿了几天的饿狼一样,完全将莫浅浅当做填肚子的正餐了一般。

莫浅浅呼呼急喘着,心底在想:搞什么,我一把骨头没有几两肉的。

“丫头……”

“宝贝儿……”

“我的心肝……”

陈默天低声喃着,唇齿间唤着她。

莫浅浅仿佛飘到了空中,和云彩为伍,一起轻轻地飘荡在空中。小脸上一份沉沉的迷醉。

这辆车里面的空气,一下子就炙热了起来。

还是陈默天先晃回神来,他勉强将自己脱离开莫浅浅,看着她。

现在还不能恣意妄为,要知道,女人的心一旦打了结,不解开这个结,是没用的。现在,他要做的是,如何解开莫浅浅心头的结。至于狂爱……以后再追讨也不迟。

他近近地看着她。

莫浅浅眯着眼睛,小脸绯红,红得滴水。噢……看得陈默天暗吼。

他要受不了了!小东西这副等待去爱她的样子,他真的抗拒不了。

陈默天咬牙,离开,坐正,发动汽车。

莫浅浅半晌才睁开眼睛,有点找不着北的样子,迷迷瞪瞪地左右看看。一时间,不知道今夕何夕。那副小迷糊的样子,引得陈默天低声笑起来。这丫头,可爱死了,就像是不满月的猫儿。

他宠上天的胖嘟嘟的不满月的小猫仔哦……

意识到自己竟然被陈默天给吻晕乎了,莫浅浅后知后觉地红了脸,在心底万分唾弃自己。一定要坚守阵地,抵抗糖衣炮弹!美男猛于虎也……

“送、送我……那个送我回学校。”

莫浅浅说话都结巴了。不敢去看陈默天的脸,恨不得藏起来自己。

“回学校干什么啊,蓝海心又不在那里,你自己住你不害怕啊?”

莫浅浅看着外面的景色,忽闪着眼睫毛,“不怕。”

其实也是有点怕怕的。她昨晚就是抱紧了抱枕睡的。咦,那边怎么回事啊,为什么有人指挥交通啊,还有很多出租车被拦住了。不管了,反正和她无关。

“还是回咱家吧,你走了之后,家里乱糟糟的,你回去收拾下。”陈默天淡淡地说着。

莫浅浅拧起来眉头,很不满,“咦?为什么会乱糟糟的呢?不是有佣人吗?”

“我没让佣人打扫卧室。”

“为什么啊!请了佣人不就是让她们干活的吗,为什么偏偏不打扫卧室啊?”

“不是留给你去打扫的吗?”

“哎呀,你这个人真是的,为什么总是欺负我啊?凭什么那个卧室要我去打扫啊,你为什么不打扫?谁规定的这些破烂家务活都要女人去干?”莫浅浅因为生气,直接入了陈默天的圈套,已经跟着陈默天的话,默认了那个他们俩共同的家。

“呵呵呵……”陈默天轻笑起来,腾出来一只手,轻轻拍了拍莫浅浅的小爪子,宽慰她,“我们俩一起打扫,行不行?”

“那你为什么不先把卧室打扫完?为什么非要等着我回去打扫?哼!”

“别哼了,你打扫卧室,我洗咱俩的衣服。这样公平了吧,平衡了吧?”

“衣服?你让佣人洗衣服啊!”

“哦,咱们俩的内衣,弄成那样子的内衣,还让人家洗?你不害羞啊?”陈默天轻易就将莫浅浅给带了进去。

莫浅浅愣住了。眨巴下水晶大眼睛,脑海里禁不住出现了他那个大卧室。

卧室里,衣服到处都是……额,确实,那些内衣不能让佣人洗,太丢脸。

不过……莫浅浅使劲甩了甩脑袋……她一点点反应过来。

咦,奇怪了,她凭什么要把陈默天的家当做自己的家啊?凭什么要把陈默天的卧室当做她的卧室啊!他又不是她老公,她又没有嫁给他,她凭什么要承担这些责任啊!

醒悟过来的莫浅浅,狠狠瞪了一眼陈默天,吼道,“废话少说,送我回学校!”小样的,想把老登录万博平台就下载万博安全买球,这里有好看的赛事直播,有好玩的棋牌游戏,更有丰厚的现金大礼,一夜暴富,就上万博平台,下载万博安全买球。娘绕进去,没门!

陈默天轻声笑笑,稳稳地开车。比他平常自己开车开得慢多了。毕竟,他想要和这丫头多待会儿,故意开慢些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