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足迹:首页 > 万博网页版活动玩法 >第八百三十五章 空心

第八百三十五章 空心

一代天骄嫡女,竟是成了这般模样?

昔年,那扎着鬓发,满头青丝透亮,何等的清丽脱俗。却在今时,青丝尽皆雪白,犹如满头白雪铺满一般。

那一张瓜子脸蛋儿,尖尖的下颚,琼鼻尖挺,秀眉弯弯,明眸清澈,看起来高贵出尘,清冷如仙,哪还有昔年那般的温和与亲近。

看着现如今的幽若雪,秦鸿只觉脑袋都是轰然剧震,三年再见,前者居然会有着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秦鸿有些惊震的询问元音,后者不禁轻叹。

“昔年,偶遇遗迹,我与若雪师妹各得画圣琴圣之传承,她却在传承之时遭遇意外,心脉俱损,险些殒落。亏得她意志坚定,最终挣扎着活了下来。可惜,心脉受损,本源受创,以至于,白了青丝。”元音叹息道。

“怎么会这样呢?”秦鸿有些难以置信,幽若雪资质出众,比之元音只高不低。既然获得传承,没来由幽若雪会无法承受那般机缘。

听得秦鸿质问,元音不由苦笑:“所谓剑胆琴心,剑之胆正而直,琴之心空而净。若雪师妹她……心乱如麻,心绪杂乱,以至于在琴音炼心之时走火入魔,不曾稳住心灵,从而遭受反噬……”

最终,自然也就落得了这般田地。

气质大变,白了青丝,连得一颗心都是变得空灵纯净,如降临世间的仙女,真正的不食人间烟火。

秦鸿定定的看着幽若雪,他怎么也无法将眼前这个女子,与昔年那个时常与他玩闹,还处处在他面前充当知心大姐姐的女子联系在一起。

那时候的幽若雪,善解人意,高贵却不失温柔。与秦鸿初见时不曾低看于他,反倒是处处维护。后来的相处之中,她更也对秦鸿无微不至。尽管公开时话语不少,但偶尔的言语却也如知心姐姐般对秦鸿报以维护。

诸般种种,曾让秦鸿心中如甘泉涌过。

然在今时,那种感觉却再也找不到,对方就像是一位坠落红尘的仙女。气质出尘,高贵出众,且一缕空灵纯净的气息不由自主的散发,像是生人莫近,怕玷污了那纯净的气息般。

不可否认,这般气质更是多了几分纯净美,让得幽若雪的容颜都是多了几分白皙,更是惹人怜爱。但,那病态般的白,却也透着柔弱,让人怜惜。

“若雪师姐?”

秦鸿跨门而入,看着幽若雪低声轻唤。

那道倩影缓缓抬头,就像是蝴蝶翩跹而动,轻缓随意,波澜不惊。眼睫毛微动,眼眸微抬,空灵清幽的眸子看向了秦鸿,与后者彼此对视。

半晌,却见幽若雪微微抿嘴,展露出一丝平静的笑容。虽是笑,却让秦鸿再也找不到以前那种温柔的感觉,反倒像是多了几分客气。那自然的感觉,让他浑身觉得不自在。

“师姐。”秦鸿试探性的走上前去。

“多年不见,秦师弟还是那般风采。”幽若雪开口,声音清净,像是涓涓溪水潺潺,波澜不惊,从容平静。一如其空灵的气质,没有任何的心绪。

仿佛间,就像是寻常陌生人一笑而过的那般。似曾相识,却也给不了那般熟悉的感觉。

秦鸿驻足,一时有些不知所措,不知该继续往前靠近,还是该如何。

“坐。”幽若雪轻声一笑。

秦鸿默然,走上前去在旁侧的木凳上坐下。元音跟随在后,亦是默默无言,只是自顾自的煮着茶水,没敢轻易出声,打搅这般沉寂。

似乎,幽若雪的气质太过空灵,以至于轻而易举的掌控了院中氛围。那纯净空灵的气息,让得元音与秦鸿都是不忍心就此打破。

“我为你们,再奏一曲可好?”幽若雪微微一笑,不待秦鸿与元音回应,她扶琴的双手则是动了起来。纤纤十指攒动,轻灵而翩跹,如蜻蜓点水,如蝴蝶翩翩,在琴弦上舞动。

一曲清幽,平静,泌人心脾的曲音缓缓而动。叮叮咚咚,旋律轻灵,亦如她那双纤纤细手,十指轻动的样子。

一曲音落,荡人心脾,却给人一种失落之感。

沉重,压抑,让得秦鸿的呼吸都是下意识的屏住。元音在旁汩汩沏茶,头也未抬,只是随万博体育娱乐是2018年最有公信力的网上娱乐平台,官网直营、人气火爆、老品牌信誉有保障。可满足不同类型的客户,让客人享受无压力的娱乐空间及贴心服务!口说道:“她心脉受损,我曾带她往天阁求药,寻得七品宝药‘苦心莲’才勉强保住其性命。”

“噢,当初在天阁,便是与桑家那些纨绔子弟有所误会。对方贪恋若雪美貌,几近调戏,故而让我十分恼怒。所以,才有了后来的多番报复。”

一切谜题尽解,却让秦鸿心头找不到轻松的感觉,反倒多了几分深沉。

“她,还能恢复吗?”秦鸿问道,所谓她,自然是在指幽若雪。后者这般气质,这般性格,与之当年,判若两人。

“我亦不知。”元音有些失落的摇摇头。

昔年,元音与幽若雪的关系十分亲近,是众天骄之中最为亲密的两人。二人情谊深厚,交情颇深,彼此虽无情愫,却也有着兄妹之谊。

中元大陆,缥缈峰与天道宗乃是盟友,彼此守望相助。故此宗门之下弟子幼年时常一起修炼,相互帮助。元音与幽若雪自小便认识,彼此可谓青梅竹马。

所以,后来长大,二人关系形同兄妹。从当年的点滴即可看出,在幽若雪面前,元音从不避讳任何事,后者对他亦是没有任何怀疑。彼此感情纯净,相互信任。

故而,现今幽若雪性格大变,以至于让得历来放浪不羁的元音在其面前都是变得拘束,有些不自然起来。

琴音早已断绝,幽若雪默默的扶琴而坐,抿嘴含笑的看着元音与秦鸿二人。她一言不发,只是默默观望,就像是一个局外人,在看着陌生人一样,不明所以,不辨是非。

她的一颗心,早已被洗炼得纯净与空灵。说得直白点,就像是曾经繁杂的书籍,被一瞬间洗成了白纸。

现如今的幽若雪,气质清净,生人勿近。虽有往日记忆,但其内心深处却是空白纯净,不染尘埃。

剑胆琴心,这便是琴圣之心。获得琴圣传承,幽若雪自然洗炼了空心。

得知诸般往事,秦鸿不由抬头看了幽若雪一眼,后者亦是在打量他。彼此相识,幽若雪抿嘴含笑,冲他轻轻点头。那自然与客气,让秦鸿感慨万分。

“走吧,回桑家,去询问桑家古祖,看看能否有办法!”秦鸿说道,元音却是不曾点头,反倒是询问的看向了幽若雪。

“若雪,秦师弟欲带我们离开此处,往外界万博体育娱乐是2018年最有公信力的网上娱乐平台,官网直营、人气火爆、老品牌信誉有保障。可满足不同类型的客户,让客人享受无压力的娱乐空间及贴心服务!而去。你,可愿去?”元音问道。

幽若雪闻言,美眸眨了眨,随即抬头看了一眼四方山村,清净又祥和。她不禁叮咚的弹了一下琴弦,继而说道:“此处安宁平静,不是修身养性的好地方吗?为何,要离去?”

显然,一颗空心的幽若雪,没了往年的冲劲,不再对那繁华的世界充满向往,不再对俗世红尘充满好奇。现在的她,只想觅地清修,不问红尘事,不看繁华盛景,就像是勘破了红尘的世外高人。

这让秦鸿与元音皆都无言以对。

“现在看来,只得抱歉,秦师弟,我们没法跟你去康庄问道了。”元音只得苦笑。

幽若雪不愿离去,元音哪能放任不管。前者心脉受损,还未能够恢复痊愈,他可不敢放任自流。

这山村虽然偏僻,暂时安宁祥和。但谁能知道,往后没有什么变故呢?

秦鸿一时无言,有些不知所措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“你们在此,是打算长久定居吗?”秦鸿问道。

“不知道。”元音摇头:“看她。”

显然,一切都要看幽若雪的恢复。若是后者一直这般,兴许他们真的一辈子在此隐居不出。若是能够恢复,兴许会离开。

寒暄一阵,秦鸿也就不再强求。与幽若雪交流了许久,他刻意的谈及过往,后者皆都能够对答如流,全都记得。

“秦师弟,过去之事,我都历历在目,你无需这般试探。”幽若雪最终笑道,“我还是我,身与神未变。”

说是笑,但却找不到半点亲近的理由。有的,只是自然与随意,是平静与客气。

这让秦鸿有些尴尬,讪讪一笑,不再多心。最终却也是让他有些无法自处,踌躇了下,他便是起身告辞,欲要离开。

“元音师兄与若雪师姐便在此修养,我便回桑家去问问古祖,师姐之心,可还能否恢复。若是有法门,我再来。若是无法门,我便在康庄之中寻觅。”秦鸿说道。

“那便拜托秦师弟了,此行,我便不随你归去。康庄之行结束,若你能归来,我等再叙。”元音送秦鸿出门,走出了小院,前者才哈哈一笑,再度恢复了那张扬的个性。

“告辞!”

秦鸿唏嘘而去,脚万博体育娱乐是2018年最有公信力的网上娱乐平台,官网直营、人气火爆、老品牌信誉有保障。可满足不同类型的客户,让客人享受无压力的娱乐空间及贴心服务!步匆匆,似有些仓惶而逃的感觉。

元音目送着他离开,定定的看了很久,最终却是摇头一叹,背着手悠悠而归。

“本是有情人,奈何心已空。”

祥和的小山村,似有无奈叹息在盘旋。

突然间,一缕琴音再度响起,轻柔又空灵,引人入胜。琴音散开,传遍四方山林,灌溉山村四野,让人不由自主的沉入其中。

那曲音,像是能够泌人心脾,荡涤人心,让人闭眼感受,只觉赏心悦耳般。隐约中,闻听曲音的人们,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心底深处潜藏着最深的那个人。

情曲幽幽,让人动容。

远去的秦鸿都是听得清楚,踏空远遁的脚步一滞,下意识的想要沉沦。潜藏的倩影盘旋,不由自主的回荡心头。

然而,在这般时刻,却让他难觅温柔。最终浑身发光,挣脱了曲音,化作流光极速消失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
相关推荐